花笺茗碗香千载——细品中国茶文化之美

      中国茶文化是中国制茶、饮茶的文化。作为开门七件事(柴米油盐酱醋茶)之一,饮茶在古代中国是非常普遍的。中国的茶文化与欧美或日本的茶文化的分别很大。中华茶文化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不但包含物质文化层面,还包含深厚的精神文明层次。

      种茶、饮茶不等于有了茶文化,仅是茶文化形成的前提条件,还必须有文人的参与和文化的内涵。唐代陆羽所著《茶经》系统的总结了唐代以及唐以前茶叶生产,饮用的经验,提出了精行俭德的茶道精神。陆羽和皎然等一批文化人非常重视茶的精神享受和道德规范,讲究饮茶用具、饮茶用水和煮茶艺术,并与儒、道、佛哲学思想交融,而逐渐使人们进入他们的精神领域。在一些士大夫和文人雅士的饮茶过程中,还创作了很多茶诗,仅在《全唐诗》中,流传至今的就有百余位诗人的四百余首,从而奠定中国茶文化的基础。茶叶,为中国茶坛大放异彩。

茶  俗

       茶俗,古已有之。它特指各个民族、各个地方不合的吃茶喝茶风尚。它重在适应不合群体和小我的吃茶喝茶习惯,同时讲究合用、方便,和茶叶的药用、保健需求。茶俗是持久约定俗成的功效,具有很强的传承性。

       如唐朝人樊绰在《蛮书》中提到:“茶出银生城界诸山,散收无采造法。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。”就是那时的一种茶俗。

白族三道茶

       时至今天,在中国的广大农村尤其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,不合地方、不合大众的各类吃茶喝茶习惯比比皆是、不尽不异。如:大理白族的“三道茶”,藏族的酥油茶,拉祜族的“糊米茶”等等,都是历史传承下来的吃茶喝茶风尚。

藏族酥油茶
 
       有学者认为,凡是搀杂着其它物质一路传承和品饮的都应归为茶俗。因为搀杂了其它东西,茶叶的真味、真香、真色就无从分辩,很难界定茶叶经冲泡后的黑白。但茶俗也是一种大化、一种文明功能,也应护卫与成长。

茶  艺

       茶艺可概括为“三句话六个要素十二个字”,即:识茶鉴水,选具侯汤,投茶量时。


       识茶:就是要能熟习好茶,分辨各类茶类和茶叶内在品质的黑白。故明代张源在其《茶录》一卷中就有“茶之妙,在乎始造之精,藏之得法,泡之得宜。”的记叙。其方针在于确保茶的光华、香气、味道得以充分阐扬。

       鉴水:亦即品水。要知道什么是好水,并能分辨泉水、江水、井水等,和各自不合的水质。不合的茶用不一样的水,出格的茶类宜选特定的好水。甚至“蒙顶山上茶,扬子江心水。

       但大部分茶人经过进程实践后广泛认为:山泉水为上,江水次之,井水为下。而普洱茶一般选用上好的山泉水冲泡,更能表示其香、甘、重、滑、色五大特征。

       选具:就是要依照不合的茶类选择不成的冲泡器具。明代黄龙德在其所著的《茶说》中言:“器具精洁,茶愈为之生色,用以金银,虽云斑斓,然贪贱之士未必能具也。

       事实上,金银器具未必就好。一般来说,乌龙茶侧重选择紫砂壶冲泡,常常利用还可“养壶”,普洱茶选择陶瓷或玻璃器具冲泡为好,既可赏色,又可避免因茶质不合而窜香夺味。陈年普洱更是以铁壶煮饮为佳。

       候汤:就是不雅观察开水的改变,把握适当的机遇投茶冲泡。宋代蔡襄在其《茶录》中有“候汤最难”之说。因为,“未熟则沫浮,过熟则茶沉。”“况瓶中煮之,不成辨,故日侯汤最难”。

       若何候得一壶好汤?明代许次纾在《茶疏》中言:“水一入缸,便须急煮。候有松声,即去盖,以动静其老嫩。蟹眼今后,水有微涛,是为那时。大涛鼎沸,旋之无声,是为过时。过则汤老而香散,决不堪用。

       投茶:即泡茶时的茶叶投放量要适中,既要依照茶具大小,也要连络品茶人数的多少,合理地确定茶叶量的多少。否则,“小则香气氰氢,大则易于散漫。

       所以“大约及半升,是为适可。独自考虑,愈小愈佳。容水半升者,量茶五分。其余所以增减。”就是遵照投茶量的多少,切确地把握和衡量出每泡茶乃至每次冲泡时辰的长短,和可冲泡饮用的时辰和每次投茶可冲泡的泡数。

       只有上述六个要素都同时具有了,茶艺最根底也是最首要的方面也就把握了。同时,再以姻熟自然、大雅得体的冲泡技术贯穿始终,不竭赋予美学功能。